首頁 > 路亞之家 > 路亞技巧 > 路亞翹嘴技巧 > 正文

渾水路翹,我總結出四個心得,簡單又實用

悅釣釣魚視頻   釣魚人   2020-01-12 09:44:17

我們撫州本地的很多釣友熱衷于在清晨玩路亞,其實清晨玩路亞就是我們常說的"抓早口"——夜晚沒有吃飽的翹嘴利用清晨五六點鐘的時間段大量捕食,我們就可以抓住機會有針對性地進行作釣,對象魚主要是翹嘴和紅尾,偶爾也有黑魚。

了解翹嘴習性的釣友都知道,它們捕食的"窗口期"一般都在傍晚或清晨,此時翹嘴的活性相對要高一些,運氣好的話可以遇到四處都是"炸水"的場面。

我從部隊轉業回地方以后,還一直保持著原先的生活習慣,也就是早起鍛煉身體。原先在部隊晨煉的內容主要是跑步、拉杠、俯臥撐,這幾年玩路亞知道了清晨作釣的樂趣,晨煉的內容逐漸轉為清晨路亞,也就是揮臂和甩竿啦!雖然運動量沒有跑步那么大,但樂趣無窮!

但凡天氣好一點,我都會早起圍著夢湖晨路。尤其是每年的四五月份,晨路的頻率大大提高,基本每天清晨都會出去玩一下。

其實,我真不為魚獲,主要是可以鍛煉身體,呼吸新鮮空氣。出去的次數多了,許多夢湖周邊玩手竿的老師傅幾乎都認識我了,碰上了大家還會相互打個招呼,問問戰況如何??墒?,每次我只看到他們有戰況,他們看不到我有收獲,他們很奇怪:"你釣的魚呢?"我笑了笑:"丟回水里了。"

今年進入十月以來,撫州基本上天天下雨,很大程度上影響了我的晨路計劃。因為一下雨,我作釣的夢湖就全變成了黃色的濃湯。在這么黃的水里還能釣到翹嘴嗎?回答是肯定的。

幾年來的路翹經驗告訴我,一下雨,湖水一流動,翹嘴就開始變得活躍起來了。

某個星期日,我起了個大早,發現沒有下雨,心情十分暢快。我拿上路亞竿,帶了兩三個擬餌就跑步出發了。第一個釣點離家最近,位于一座小橋下面,我花了十來分鐘就跑到了。

這座小橋很神奇,長度不過六十來米,橋下平均水深1米左右,水底下還有建橋時留下的沙袋,是一個專門"掛地球"的地方。小橋兩側還有臺階,常有人在臺階上洗衣服洗菜,可就是這么一個不起眼的小橋,卻是我晨路的主要戰場呢!

由于連續幾天下小雨,夢湖北側的水閘一直在放水,橋下的水也在不斷流動著。

我走下臺階來到水邊,掛上女妖亮片,然后將它"嗖"的一聲朝橋墩方向拋了出去。因為有水流,我只需要緩慢回收亮片就可以了。

在水流的作用下,我能感覺到女妖在水中輕柔地"搔首弄姿"吸引魚兒的注意。

我剛拋出第一竿,竿梢就傳來了清晰的頓感,我習慣性地揚竿刺魚,一尾小翹中鉤,體型雖小,但手感還是相當不錯的。我趕緊拿出相機拍照,結果剛拍了幾張,這條小翹就開始發彪,竟然洗鰓跑掉了。

我繼續沿著剛才的那個方向拋了幾分鐘,直到發現沒有魚口了才肯作罷,然后沿著休閑小路又往前走出二十來米,斜著將擬餌拋了出去。

我隨即發現有一條小翹在追餌,但連續幾次都沒有咬實,這條翹嘴確實太小了。

更好玩的是,它幾次咬餌失敗后,任由我如何再挑逗它,也不再理會我了。

這時候雨開始下了起來,而且下得很急,沒一會兒就越下越大,我只好躲在橋底下避雨了。

我站在橋下,一邊避雨一邊漫無目標地揮竿。雨說來就來,說走就走,沒幾分鐘的時間,雨就停了。我從橋下走出來接著作釣,仍舊斜著拋餌入水。這次我拋餌的角度稍微大了一些,幾竿之后,又有魚口傳來,但是仍舊不中。

看來,水底下有小翹在鬧鉤。我得換餌作釣了。

我一共也沒帶幾個擬餌,看來女妖7克還是有點大,小餌盒里還有一個馬口亮片,我只好換上它了。

馬口亮片太輕,在水流的作用下根本沉不下去,基本上都是在水面上左右搖擺,不用收線就能呈現出泳姿。

我將馬口亮片朝剛才有咬口的標點拋過去,然后慢慢收線,隨即又是一記咬口,我往右側帶了一下,這次掛中啦!

哈哈,小家伙終于讓我抓到了。

我快速回輪收線,想直接將它挑起來,沒想到竟然挑不動,竿尖往下扯了兩下,不好!有情況!這可不是小家伙,是一條大翹上鉤了!

我第一時間把泄力調松,但是馬口亮片的鉤子實在太細了,能不能經得住大翹洗鰓還真不好說!我努力保持冷靜,心想絕對不能讓洗鰓的場面上演。但是怎么辦呢?我曾經使用這枚馬口亮片中過一條1.5千克的紅尾,但是經過好一番搏斗之后還是讓它洗鰓跑了。

我想,這一次絕對不能繃竿強拉,在沒有耗盡其體力之前,要避免將它拉到水面上,而要讓它在水下慢慢耗盡體力。

有了這個搏魚思路以后,我做好了拉劇戰的準備,我打算用時間慢慢消耗掉它所有的力量。

于是,我任由它在水下逃竄,只要它一發力,泄力的聲音就會響起,我的心也隨即提到了嗓子眼,我實在是擔心馬口亮片那又細又小的鉤子能不能挺得住,這感覺實在是又刺激又銷魂呀!后來,趁它喘息的間隙,我又使出一招——沿著岸邊的小路來回拖動魚兒,尤其是借助逆流來消耗它的體力。

翹嘴畢竟不是鯉魚或草魚,它們雖有爆發力,但持久力不足。

翹嘴的幾次暴發力被有效控制以后,很快就老實了。我經歷了五六分鐘拉劇戰之后,這條翹嘴慢慢浮出水面。

其實,這是我比較擔心的一個過程,就怕魚兒跳出水面洗鰓。我將竿尖壓低,指向水面,繼續采用牽引之法控魚。

遭遇逆流的時候,我微微用力拖住它,一旦它轉變方向順流逃走,我就站在岸上跟著它朝順流的方向快速走動,這樣可以保證鉤子既不承受太大的壓力,又能死死地沾在它的嘴上。

我在水面控魚大約三分鐘左右以后,最終成功避免了洗鰓,但它還沒有亮出白白的肚皮,于是我試著把它往臺階邊拖動,結果剛拖近一點它就又發力跳回水中央,但感覺它的力量已經減弱了很多。

我重新將它拖回來,結果它又逃了出去,等我第三次拖的時候,它終于沒有力量了。我把它順利拖到臺階上,它那白白的肚皮總算暴露在了我的眼前。

我快速用食指和拇指扣住大嘴,把它拎上岸來!我后來仔細一看,真險!

馬口亮片的小鉤子僅鉤住了魚兒的上唇,小鉤擒大翹,有驚無險??!扣好魚兒之后,我突然感覺小臂有點酸,不過這次真是過了一把癮!

玩路亞這幾年來,我還捉摸出了一套渾水打翹的心得:一是"打水流",也就是在水流很急的渾水中作釣時,將擬餌拋入急緩流交接處,這是因為翹嘴有驅水性,喜歡竄進急流,而在急緩流交接處,翹嘴游動起來比較節省體力,還能進行捕食。

夢湖一角

二是"打浮",也就是打水面,水面是指從水平面到水下十厘米這個水層。這是因為下雨以后,從岸上沖下來的蟲子都被帶到了水面上,從而引來大量翹嘴捕食,它們的注意力也大都集中在水的上層。

三是打"橋墩"。水流很急的情況下,翹嘴為了節省體力,會躲藏在橋墩后面,對過往的小魚發動突然襲擊。

四是手法要慢要準。如果水比較渾濁,會影響翹嘴發現目標,動作慢一點可以讓它發現擬餌;"準"是指拋投要準,實施精確作釣,這是因為渾水形成了天然屏障,魚兒可以安心地躲藏在潛伏點,如何有效利用水流,進而將擬餌拋到它們上方是作釣成功的關鍵所在。

6场半全场11081